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

《夢幻騎士(1972)》Man Of La Mancha 塞萬提斯與唐吉訶德

電影由同名音樂劇改編而來,彼得•奧圖(Peter O'toole)一人飾三角,塞萬提斯、吉哈諾與唐吉訶德,歌曲由Simon Gilbert配音;蘇菲亞•羅蘭 飾阿爾東薩/杜爾西內亞;詹姆士•古高飾隨從桑丘、尊•卡素 飾參孫•加拉斯果/「鏡子騎士」。其實「唐吉訶德」小說我買了很久,可是一直但沒看完,不過電影把作者塞萬提斯與「唐吉訶德」化合為一,虛實交錯的劇中劇, 雖然呈現手法有點平鋪直敘,但演員很棒,歌曲不錯聽,也有一番趣味。

開場是米格爾•德•塞萬提斯•薩維德拉(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 1547-1616)在演戲,但被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的人盯上,指責塞萬提斯寫的劇本。

 彼得•奧圖這個鬍子造形不錯看,而身材廋長,十分清癯。

 塞萬提斯與好朋友隨從就被抓了,走在路上看到宗教裁判所運走的屍體。

 地牢裡的旋轉樓梯。

因為如狼似虎的囚犯們,把塞萬提斯吃飯的傢伙-演戲的行頭搶走,但發現沒啥值錢的東西,就想把他珍貴的手稿燒掉。

塞萬提斯說服大家來演戲,自已更扮成唐吉訶德。

 唐吉訶德與隨從桑丘,桑丘對唐吉訶德忠心耿耿,一對主僕其實萌萌的很可愛。

然後唐吉訶德就去打風車了,他把風車當成巨人,自已單槍匹馬去挑戰,結果灰頭土臉。


蘇菲亞•羅蘭 飾演旅店女工阿爾東薩,粗野潑辣,身材很好,歌曲都是本人親自配唱,加上演技很有特色。

唐吉訶德把她比做高貴的夫人杜爾西內亞,對她唱情歌,害她被旅店的馬夫取笑。

又從地牢裡找了三個人來演唐吉訶德的侄女、神父及女管家,唱歌滿好聽的。

唐吉訶德派隨從桑丘送情書給阿爾東薩,結果變成隨從告白喜歡唐吉訶德,好閃哦。

這段唐吉訶德把抹布當作絲巾,理髮臉盆當作黃金頭盔,演得莫名入戲。

侄女與未婚夫、神父跑來找唐吉訶德,希望他趕快回家,然後旅店的馬夫們又在取笑阿爾東薩,這段其實唱滿好聽,雖然不知道在做啥(約炮?)。

唐吉訶德半夜不睡覺,想像個騎士在守夜,唱起了主題曲「The Impossible Dream不可能的夢」,電影是別人代唱,但彼得•奧圖唸呞口白還是很動人。

 唐吉訶德替阿爾東薩出頭,與隨從三人打群架,把馬夫們打得落花流水。

讓旅店老板幫他授爵,大家一起唱歌慶賀 唐吉訶德。

 結果阿爾東薩還是馬夫們蹂躪,這段戲轉折有點直接。

 地牢裡的獄友與塞萬提斯談心。

大概就是問他為啥要創作「唐吉訶德」, 這段戲比較不了解他的心路歷程。

 唐吉訶德被阿爾東薩質問,說她不是高貴的夫人杜爾西內亞。

野外遇見一群騎士向唐吉訶德挑戰,並帶著鏡子盾牌,打敗唐吉訶德。

鏡子騎士是侄女的未婚夫假扮,使唐吉訶德認清現實,他只是曼查的小鄉紳吉哈諾,並不是威風的騎士。這個演員有演《冬獅(1968)》The Lion in Winter ,與彼得奧圖演感情不好的父子,雖然長得很英俊,但結果這部電影都覺得他很腹黑,是要來弄死主角,讓唐吉訶德崩壞。

 回到家裡的吉哈諾喪失記憶,一病不起,忠心的隨從來看他,隨從好萌,但也無濟於事。

但是阿爾東薩改頭換面,成為杜爾西內亞,想找回唐吉訶德,三人一起唱歌,然後唐吉訶德就掛了,這段演員演得熱淚盈眶,雖然電影不錯歡樂,可是還是挺悲的,唉。

最後獄友歸還手稿,歡送塞萬提斯與隨從,好像是去接受審判了,再度唱起「The Impossible Dream」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