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

《阿拉伯的勞倫斯(1962)》Lawrence of Arabia一體兩面的對稱

最近網路上看到討論說《普羅米修斯(2012)》異形前傳在致敬《阿拉伯的勞倫斯》,男主角原型也有參考。雖然沒在看異形系列的電影,但仍然好奇找一下,以前只知道這電影是彼得•奧圖演一個叫做勞倫斯的人跑去阿拉伯,其他內容就不太了解了。

電影根據英國軍官T•E•勞倫斯(1888-1935)的自傳《智慧的七柱》改編,描寫阿拉伯起義的經過。聽說他本人有同性戀的傳聞,而導演大衛·連David Lean(1908-1991)對於電影架構的呈現,人物互動也很曖昧,是表達T•E•勞倫斯一體兩面的特質吧,看完後真不愧是史詩經典之作,從演員、場景和造形等皆一時之選,連台詞一堆隱喻的細節,讓人想一看再看,反正很多評論啦。但我重點只想說彼得•奧圖的美貌+眾人的演技太強大,讓人忍不住就腐起來了,以下就是針對電影一發不可收拾的腦補YY感想,圖片來源是網路,有些是截圖。

兩位主角彼得•奧圖Peter O'Toole(1932-2013)與奧瑪•雪瑞夫Omar Sharif(1932-2015),雖然都己經過世了(R.I.P),但一黑一白的造形好帥呀,因為我只想看很多帥哥搞基(←很膚淺),不想研究什麼深奧的含意,要是以前早知道的話,大概就會跑去看電影了吧?

首先電影開場倒敘,因為勞倫斯騎摩托車閃躲兩個小男孩,發生車禍意外而逝世。

那時勞倫斯大約46歲,但造形看起來還是很年輕,車速很快。

回到一戰時期,勞倫斯在埃及的英國機關工作,沒事表演用手掐滅的火柴,他說要訣就是不怕痛。

老謀深算的政府官員,但西裝很好看,因為勞倫斯了解阿拉伯文化,就派他去找阿拉伯的費薩爾王子刺探消息。這段對話得去看歷史才懂,大概就是英國軍方認為一戰的主戰場在歐州西線(英法對德作戰),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是幫德國的一方,而當時阿拉伯算是在土耳其附屬之下,所以有些人覺得無關緊要,重要只要守住埃及的蘇伊士運河,但有些人卻覺得可以拿來利用之類的看法。

導演很喜歡用側面鏡頭,年輕的勞倫斯,志得意滿地吹熄火柴。

勞倫斯的手槍與水杯,喑示在沙漠生存最重要的東西。

導演特意要拍攝沙漠的海市蜃樓,鏡頭從很遙遠一直拉到前方,這段戲印象很深刻。

奧瑪•雪瑞夫飾演阿里,一出場就超霸氣,因為沙漠裡最重要資源就是水,每個部族的水井,別族不能擅自飲用,所以嚮導就一槍掛點了,但勞倫斯因為美貌或是英國人,好像沒被刁難過?

一開始勞倫斯不爽,承認說自已有喝水井的水,結果對方根本不鳥他,反而把勞倫斯送給嚮導的手槍取走,然後又用他的杯子來喝水,還說去過開羅,阿里他根本就是在搭訕勞倫斯,知道他想去找費薩爾王子,就先說王子已經有一位英國人了(←王子不需要你,但你可以來當我的英國人)。

但勞倫斯不爽阿里亂殺人,趁機臭罵一頓(其實當地風俗就是如此,我覺得勞倫斯也不是不知道,只是他過於理想吧),不過阿里反而調頭回來,打算帶他去找王子,告訴說沙漠很危險,甚至假意取走他的軍用羅盤(←阿里一直拿走勞倫斯的東西,有點在示威),最後勞倫斯還是拒絕阿里帶路。兩人你來我往的互動很讚,我看得好歡樂也。

阿拉伯費薩爾王子,看似沉穩但內心就是個老狐狸,演員亞歷·堅尼斯Alec Guinness(1914-2000),演過《星際大戰》舊三部曲的歐比王,不過我只看過他演《怪宴 Murder By Death(1976)》盲眼管家。

阿里再次出場也很帥,忍不住腦補他早知道勞倫斯會來,所以把訊息告訴費薩爾王子,讓他派另一位英國軍官來接應勞倫斯。阿里還故意等到晚上開會,才帶著勞倫斯的手槍姍姍來遲,緊靠勞倫斯而坐,有種想炫耀展示的傲嬌感,王子還特意補了一句,說你們倆早見過面了吧,一種I Know You的感覺。
 
總之勞倫斯經過一夜深思,決定去攻打亞喀巴,勞倫斯與阿里一起出發,橫渡沙漠。但費薩爾王子知道英國人的用意,主要還是I撤退到後方,進攻也只是少數人參加。費薩爾王子是史實人物,但阿里的角色是虛構的,好像是合併許多阿拉伯首領的性格,表示勞倫斯很受眾人支持歡迎?
 
這個畫面阿里的坐勢非常好看,從頭到尾都很端正,一直盯著看勞倫斯在泡腳,相較對比勞倫斯常常彎著、歪著、躺著...但兩個無父無母的小男孩,偷偷跑想做勞倫斯的隨從。
 
勞倫斯騎駱駝打嗑睡,被阿里抽鞭子叫醒他,不知啥時兩人很有默契。
 
橫渡沙漠走了很多天,因為阿里盯著勞倫斯很緊,但有一個阿拉伯人脫隊,勞倫斯執意回頭去找人,雖然大隊人馬終於走到綠洲休息,勞倫斯兩個隨從還是在等他,而阿里自已在生悶氣不爽。結果勞倫斯帶著人出現,阿里很傲嬌帶水給他喝,還早留好床舖等他,而且兩個小男孩也有點曖昧,在旁邊默默擁抱牽手了起來。

勞倫斯醒來眼珠亂瞄的小眼神,覺得很可愛,阿里馬上就叫人送食物給他吃,開始身家調查,知道勞倫斯的私生子身世,乾脆叫他阿拉伯的勞倫斯,趁機安慰人,然後勞倫斯躺著抬頭一笑,非常俊美勾人呀。

阿里送勞倫斯一套白色阿拉伯服飾,但我看過的小說夠多了,知道送衣服的梗之後就是要被脫掉。勞倫斯自已照劍玩得很開心,遇到另一個部族的人,一眼就看穿他是英國外來種,而非阿拉伯人。

這個部族的首領奧達.阿布.達伊Auda ibu Tayi,也不爽別人喝了他家的水井,覺得勞倫斯被奧達嗆聲後,阿里馬上回話奧達的反應很讚。奧達是個閱歷豐富的老江湖,加上看在勞倫斯美貌的份上,講幾句話了解情勢後反而邀請吃晚餐。阿里這個側面鏡頭,身段挺拔、腰線很好看。

勞倫斯說動奧達加入攻打亞喀巴的行動,兩人對話很有趣,而且勞倫斯的表情,簡直在放電也。

勞倫斯的阿拉伯好基友,穿紅衣的阿拉伯人也很搶戲,眼線莫名帶感。

後來為了協調兩部族的紛爭,勞倫斯親手處決他救回來的人,雖然成功攻下亞喀巴,但勞倫斯默默來到海邊沈思。


勞倫斯只帶兩個隨從返回開羅,半路一個隨從淹沒在流沙之中,勞倫斯還遺失了羅盤,電影第二次出現警告標示,還以為會有地雷之類的,結果沒事,但勞倫斯也不再無往不利。

沙漠裡的輪船,很超現實的畫面,陸上行舟的錯覺。

勞倫斯與剩下的隨從,兩人灰頭土臉終於來到埃及「開羅英軍總部」,這個場景在西班牙塞維亞的Plaza de España,因為西班牙曾被阿拉伯王國統治過,留下許多美麗的建築物。

英國軍方改成由艾倫比長官指揮,勞倫斯的阿拉伯服裝,顯得格格不入,舉止也很不自然,但他堅持尋求英國政府,協助阿拉伯人起義,大家對話很高來高去,含意模稜兩可。
 
不過勞倫斯仍回去帶領阿拉伯起義,反抗土耳其人,勞倫斯站在火車上起舞,這一幕很美。

從美國跑來的記者,費薩爾王子幫助他來採訪勞倫斯,這段他與阿里的對話,可所謂是至理名言。

記者說「你回答了,但什麼都沒說,那就是政治。」
 
這一幕很可愛,奧達用兩個燈換了一個時鐘,而後面阿里與英國軍官的表情很有趣。而扮演奧達是的安東尼·奎恩Anthony Quinn(1915-2001),我看過他演的《六壯士(1961)》The Guns of Navarone (英國軍官也有演),奧達的台詞都很簡單深刻,懂得如何在沙漠裡生存,搶到一批好馬就回部落過冬。

只剩下阿里跟隨著勞倫斯,沒事就在炸火車,然後隨從就便當了。兩個阿拉伯小男孩因為勞倫斯而死,最後勞倫斯也因為兩個小男孩而死,前後呼應的對比。

阿里拿煙手勢很好看,其實他提醒過勞倫斯,知道在北方過冬很艱難,不過勞倫斯太心急,想趕在英國之前行動。
勞倫斯甚至冒險跑到北方城鎮,結果過於自信就被土耳其人抓走了,偽裝的樣子根本掩不住他的外貌,好歹臉要塗黑吧。

電影暗示勞倫斯除了鞭打,甚至被強姦凌辱,但他沒被土耳其人發現真實身份,要不然下場可能更慘烈。在1962年英國同性戀好像仍是犯法,滿好奇當時電影上映,有沒有討論這段內容,覺得暗示還是挺明顯的。

被凌辱後整個崩壞,一臉悲慘盯著火堆,不再是之前意氣風發吹熄火柴的勞倫斯了。

雖然勞倫斯的遭遇很慘痛,但我忍不住覺得他這種脆弱感很萌。而且阿里整個超細心體貼,照顧吃穿睡又安慰他,但勞倫斯還是拿著阿里的外套,跑回埃及了。


回到開羅,被長官勸回心轉意的勞倫斯,黑化後的神情真得很讚,站在畫像前說大家會為他而來,電影裡勞倫斯有如眾星拱月,每個人立場不一,但確實頗重視他,戴丹先生要他去阿拉伯、艾倫比將軍要他帶領阿伯拉人、美國記者要採訪他、英國軍官關心他、阿里跟隨著他、費薩爾王子欣賞他、奧達也要他回阿拉伯、還有土耳其人,仔細想想這些電影裡人物的關系,真會讓人忍不住就腐起來,一發不可收拾的腦補。勞倫斯背面的畫網路說是希臘神話Phaëton,因為駕駛太陽車而墜落,也很明示勞倫斯最終的下場。

這場戲拍得超有氣勢,加上配樂更是磅礡雄壯,雖然勞倫斯已經不再是以前的勞倫斯,雇用許多罪犯當保鏢,也用錢招募各路人馬,但仍有許多人折服於他的魅力(?),願意追隨他,像奧達也來跟著勞倫斯起義,而勞倫斯一心要搶先攻下大馬士革,依然相信他要帶領阿拉伯人獨立。

一定要推法國作曲家Maurice Jarre的配樂非常棒,鼓聲磅礡、銅管激昂,弦樂充滿浪漫的異國情懷,值得一聽再聽。

阿里騎駱駝很帥,跑去質問勞倫斯,服飾造形很好看,從一開始全黑到後半段多了些白色,代表心態的轉變,像是他開始學習政治、知識等。

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勞倫斯的改變,打完土耳其人一身髒污、血腥,喪失理智亂跑,但阿里仍然不離不棄,陪在勞倫斯身邊呀。

這個畫面很像達文西「最後的晚餐」。 阿拉伯人先英國人一步來到大馬士革,勞倫斯想成立阿拉伯議會,各方部落雖然支持勞倫斯,但誰也不服誰,像奧達故意挑釁,想讓人知難而退,不過阿里倒是見機很快,聽勞倫斯的話忍氣求和,可是最後其他人還是一哄而散了。

勞倫斯心灰意冷想要離開,奧達勸勞倫斯跟他回到沙漠,因為他知道要整合阿拉伯部族,是非常困難之事。

當初縱橫沙漠的阿里,卻決定留在大馬士革學習政治,投入阿拉伯民族自決,勞倫斯與阿里一路上兩人互相扶持,但最後仍分道揚鏢,而阿里虎目含淚,訣別離去的背影,太虐人了,好悲戀呀。

袖手旁觀的英國官員與費薩爾王子在談判,雖然王子很感謝勞倫斯的功勞,但此時刻已經不需要他來攪和,勞倫斯只好黯然離去,不過後來一戰結束的巴黎和會,勞倫斯仍與費薩爾王子,代表阿拉伯出席,爭取權益,好像有拍成影片,是雷夫·范恩斯演的A Dangerous Man: Lawrence After Arabia(1992)。

電影演到勞倫斯離開阿拉伯,與一開始由左而右騎車方向相反,駕車長揚而去,因為結尾太惆悵了,所以又去找更多彼得•奧圖的電影來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