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

《謀殺專門店》加伯黎奧之「勒滬菊命案 (1866)」

「這個人太狂熱,他當偵探只是為了成名,就像作家寫小說一樣。而且他比孔雀還驕傲,容易發火,自欺欺人。只要他面對一個案子,比方像今日的,他定會企圖當場解釋所有的事情,結果就是編一個與局勢相仿的故事,以唯一的線索便重組兇殺案的所有細節,如同科學家以一根骨頭,就可以重建史前時代的動物。有的時候他猜對,但也經常猜錯。」

雖然第一篇偵探故事「莫格爾街兇殺案」發生在法國巴黎,但作者愛倫坡是美國人,而目前為止推理小說幾乎都是英美作家,所以來讀讀「法國偵探小說之父」埃米爾.加伯黎奧Émile Gaboriau(1832-1873)的「勒滬菊命案 (1866)」。開頭介紹說作者重點不在推理解題的過程,而是反映當時社會生活,據說故事靈感是來自新聞懸案,一位姓氏「勒滬菊」的寡婦,被人發現死在獨居的房裡。本書偵探角色不只一個,主要辦案有預審法官、保安隊隊長,以及隊長的助手樂寇先生,他後來成為加伯黎奧另一個系列的主角,但是在這本書沒啥戲份,只是負責把『搞清楚老爹』請出來。而主角算是業餘偵探邰霸輝老爹,住在【法國巴黎近郊】,是一位以解謎為樂趣的老財主,甚至會自掏腰包貼補辦案費用,頭腦靈活但沾沾自喜,缺點是聰明反被聰明誤,後來自我反省, 情節寫得滿不錯,確實反映當時社會百態,帶有法國人物的誇張生動。

撇開故事曲折發展不談,覺得本書有點黑色幽默,就連『搞清楚老爹』也充滿絕妙的諷刺意味,他庸庸碌碌了一輩子,結果老年才能決定過自已的人生,進而當起了業餘偵探,書裡描寫他是有意隱瞞周圍親近的人,不想讓人知道『搞清楚老爹』就是他,平常幫警察的工作,行為舉止搞得神神祕祕的,所以不知情的佣人還會腦補他是痴呆異常、老不修、老風流等評語。還有像『搞清楚老爹』為了查案累得半死,卻一直心念著他的遺囑沒放在身上,這段描寫也很諷刺。順便一提,法國人真的很不喜歡他們的警察耶,像以前看盧貝松電影《終極殺陣》,司機主角也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在幫警察的忙,甚至張妙如與徐玫怡《交換日記3》裡面也提過這件事。所以原來從這本書時代的法國人就是如此,還頗讓人好奇原因為何?還有本書印象最深刻是那位情婦的房間,充滿中國東方風味的擺設,飲茶、絲綢、瓷器等華麗堆砌,覺得法國人談情說愛都要這樣嗎?至於結尾算是反諷趣味吧。


「邰霸輝綽號『搞清楚老爹』一個老財主,他當偵探和安斯藍當警衛一樣,都是為了興趣。
他六十多歲,有點遲緩,瘦小駝背,撐著一根手杖,扙柄是象牙雕刻的」

「我決定培養一個興趣、一個嗜好、一個癖好,以補足感情的缺失。我開始收集書本…我讀所有我買的書,但我只收集與偵探有關的書。回憶錄、報導、評論、演講、書信、小說,所有我認為不錯的,我都狼吞虎嚥的統統看完。以致,漸漸地,我感到被耶路撒冷街底的一股神祕力量吸引。它看守並保護社會,深入各個階層,揭發內幕,揣測隱情,正確認識人性和良心的價值,把最可怕、最可恥的祕密全部塞進它的綠文件夾中。我渴望成為這個巨大機器的一個齒輪,把自己也變成一個小型的天意,幫助懲罰罪犯,使無辜者得勝。我試著去做,發現自己對這行還滿有一手的。」

「邰老爹的房子確實離聖拉札爾火車站不到四分鐘,在那兒,他擁有一整棟外觀美麗、管理周全的樓房。儘管房租定價不甚昂貴,仍為他帶來一筆可觀的收入。老傢伙一個人住得寬綽。他的大公寓在二樓,面朝著街,隔局很好,裝潢舒適。室內主要佈置是他收集的藏書。他簡單地住在那裡,一方面是喜歡,一方面也是習慣。有個老女傭侍候他。有大場面時門房會上來幫忙。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