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

《謀殺專門店》卡斯頓.勒胡之「黑衣女子的香氣(1908)」

梵谷畫的盧森堡公園一景 Allee im Jardin du Luxembourg 1886

「她總是坐在那兒,那個陰暗的角落。她都在傍晚時候來,會客室的燈還未點亮。每次她都會將一個綁著粉紅絲帶的白盒子放在窗台上,裡面是奶油蛋糕。哦!桑克萊,我最喜歡奶油蛋糕了!」

這本書是「黃色房間的祕密」的續集,故事大約發生在二年後,對20歲的記者偵探胡爾達必的身世有更多描寫,他住在【法國巴黎拉丁區,聖米榭大道及王子街交叉口的小房間】,在巴黎北方的榆城小學待到九歲,後來流浪到馬賽,遇見記者-卡斯頓.勒胡,當起了擦鞋童,十六歲前往巴黎初試啼聲因而成名。但是這本書場景轉移到法國南部蔚藍海岸,一處位在海岸半島上的古堡裡,整座古堡城牆包圍了半島,除了大門通往陸路,其他被海包圍,可說是比「黃色房間的祕密」還要更難以破解,劇情同樣曲折離奇,但就如同導讀裡所說,書裡謎題推理不是主線,反而著重懸疑驚恐的心理描寫。每個角色的性格也不同於上一本書,一名黑衣女子神祕難捉摸的香氣,使人物情緒常常很激動瘋狂,讓人覺得故弄玄虛得有點過火。總之撇除了過於煽情的描述,本書有關推理的重點,大概就是要重視細節,並且得先設定範圍,排除不相關的事物,專注合乎邏輯的推論。

雖然場景大多發生在法國南部,但主角胡爾達必住在巴黎拉丁區盧森堡公園附近,曾在那裡與親朋好友渡過一個短暫、美好的午後。對於之後驚心動魄的劇情發展,這一小段的平日描寫,顯得挺難得可貴。

 -----反白有雷-----

話說回來,最後大盜拉森究竟知不知道-胡爾達必是他的便宜兒子嗎?仔細想想,當年拉森與瑪蒂在美國私奔幾天後,他就被警方逮捕了,而瑪蒂在姑媽家秘密生子,連她的父親都不知道這件事,隨後,父女回法國巴黎,而小男孩被送去寄宿學校到9歲時落水失蹤,瑪蒂.桑傑森小姐一直認為她的兒子死了。回到「黃色房間的祕密」在結尾法庭審判時,胡爾達必只有與拉桑先生講了一會子的話,告知已經明白他的真正身份,所以拉森就跑路了。等到二年後, 胡爾達必和瑪蒂小姐都沒有正式相認,後來知道這件事的人,就只有胡爾達必、律師朋友桑克萊先生和瑪蒂.桑傑森小姐,而桑傑森教授和達爾扎克先生,好像也不太清楚,所以在拉森偽裝這段時間,他究竟有沒有察覺一家三口的真相呀,最後死前應該沒有父子相認吧。



「他對日常生活瑣事非常細心,甚至可說是有怪癖。他雖然收入不豐,卻對這些細節非常重視,若有一點紊亂,他就受不了。」

「我加強這些防禦,主要是為了能理智地分析。我要人堵住那些缺口,倒不是要拉溜不進來,而是要使我的推理不會有任可疏露的可能!比方說,我是無法在一座森林裡推理的!怎麼可能在一座森林裡想事情呢?所有的理性都散到各處了!可是在一座守護嚴密的城堡裡,我的朋友,就好像置身一個上鎖的保險櫃。如果你在其中,而你又沒發瘋的話,你的理智必定在其中!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